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斗鱼回应裁员风波:属正常调整无大幅裁员计划
年关将近,裁员的消息更容易引发关注。2018年12月6日,斗鱼裁员的消息刷爆了直播从业者的朋友圈。据报道,斗鱼深圳约70名员工在没有收到任何邮件通知的情况下,被口头传达了裁员的消息,此次裁员涉及的团队主体为斗鱼(香港)有限公司,主要任务为拓展海外业务。

“斗鱼武汉总部也有裁员计划,”一位接近斗鱼的知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由于游戏版号收紧,游戏公司今年的业绩情况并不乐观,因此,产业链上下都要提前考虑如何瘦身过冬。

不过,斗鱼方面否认了上述言论。“此次深圳裁员是团队优化配置。如果武汉有裁员也是个别情况,大公司都有考核标准,每年都会有常规的优化,均属于正常人员调整,目前公司员工有2400多人,并没有大幅裁员计划。”斗鱼方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斗鱼在深圳、广州均设立了海外拓展团队,此次陷入裁员风暴,主要是因为团队合并,员工不满导致。

有业内人士认为,市场对于斗鱼的担心,主要是资金紧张方面,“从年初开始,斗鱼计划上市的新闻频传,先是说去港交所,后来又说去美国,但是整整一年过去了,还没有看到斗鱼寻求上市的动作,难免会有人揣测。”

自2014年上线开始,斗鱼一直领跑游戏直播戏份领域,不但人员规模迅速扩张,融资的动作也不断。截至目前,斗鱼完成了5轮融资,其中最后一轮在今年3月8日,由腾讯独家投资6.3亿美元(约合39.8亿元人民币)。

当日,腾讯投资了两家游戏直播公司,除了斗鱼还有虎牙。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今年5月份,虎牙登陆纽交所,截至12月6日虎牙市值32.2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21.82亿元)。不过,据《证券日报》记者获悉,虎牙整体员工不超过1200人。

“斗鱼和虎牙一直在争夺游戏直播第一的位置,虎牙上市前,业内普遍认可斗鱼领先地位,但是资本助力下,虎牙更占上风。对于目前的斗鱼而已,裁掉冗员是正确的选择,更应该考虑的是,在寒冬之下,如何让投资人安心。”上述业内人士如是说。

证券日报(江苏领航转)
2018-12-07
FF公告称面临严峻现金流危机 内部人士:剩下员工都领美国最低工资
12月5日,Faraday Future(下称“FF”)发布关于近期业务运营调整的声明。声明当中称,因投资人违约拒绝支付投资款,FF现正面临严峻的现金流危机。而恒大健康进一步拒绝根据合同约定解除对FF资产的留置权,使得FF暂时很难通过资产抵押贷款实现短期融资。

对此,FF声称将很快在主仲裁庭提交紧急救济程序申请,并且采取成本削减措施和停薪留职措施来应对当前的财务状况。

针对上述信息,FF内部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主仲裁庭将在1至2周后成立,届时将提交紧急救济程序申请。

FF现有员工数量约1000人左右,其中,包括FF美国员工400余人左右,FF中国员工600余人。“目前我了解到,留下来的这些人都是以美国最低工资来开,大约月薪4000多美元,保险也是上的当地最低。”上述人士透露。

此前,FF曾采取裁员和降薪策略来节约公司成本。此次公告中,FF也表示将维持该举措来控制资金支出。

FF在10月份让数百名员工进入“无薪休假”状态,据媒体报道称,最近至少又有250名员工被“暂时解雇”。 至此,FF已失去了领导层众多关键职员,包括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以及来自特斯拉和通用汽车的前高管。

媒体报道称,FF还将延长已经“无薪休假”员工的假期,并表示预计员工要到2019年2月或3月才能重返工作岗位。

FF在声明中还提到,目前公司遭遇的资金问题是短暂性的,未来二三个月会解决资金问题。公司股权融资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来自全球不同背景的投资人高度认同FF产品技术和团队的核心价值并对FF表示了强烈的投资意向。公司也将继续推进FF 91的交付。

FF最近频频发布声明对公众解释和恒大健康之间的恩恩怨怨。就在几天前(11月30日),FF发布声明称,FF已收到香港国际仲裁庭就解除恒大健康对FF资产留置权的紧急救济的申请结果。FF表示,解除恒大健康对FF资产留置权的紧急仲裁将转到主仲裁庭裁决,恒大健康公告中所称的FF诉求全面被驳回并不完全属实。

全天候科技(江苏领航转)
2018-12-06
夏普回应日本裁员三千临时工 系终止或缩减短期外包
针对媒体报道日本裁员3000名临时工、产能转移至富士康拥有的中国工厂一事,夏普方面回复记者称,公司依照与短期业务外包公司合约于今年1月陆续终止或缩减短期业务外包,一切按照合约办理。

夏普方面称,公司并未因上述事件被告。夏普公司与短期业务外包公司有签订业务外包合约,人员的数量与配置由业务外包公司来决定,而业务外包公司再委托第三方委托公司,也由原业务外包公司要求第三方委托公司负责员工管理应聘与解约条件,与夏普公司无关。

夏普公司并无签订人力派遣合约,因此业务外包公司与第三方委托公司人力协调问题,应由双方自行处理。

夏普在日本西部的龟山工厂赢得了iPhone X上用于面部识别功能的传感器组件组装的合同,组件于2017年11月开始销售。2017年夏天开始雇佣了许多日裔外籍工人。

因组装过程中的困难导致了发货的延迟,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曾于2017年秋到龟山工厂亲自抓生产。夏普聘请了更多的临时工增加产量。

2017年底时临时外籍工人达到4000人,但截至2018年夏季,工资单上的外籍工人数量下降至500至600人。

事实上,龟山产量下降一度成为下调收入预期的原因之一。2018年10月,夏普将其截至2019年3月的2018财年收入预测下调了2000亿日元(约17.6亿美元),至2.69万亿日元。

新京报(江苏领航转)
2018-12-05
95 后毕业生求职:不问工资,关心有无健身房下午茶
进入秋季以来,驻济高校纷纷举行了秋季双选会。今年毕业生已经是 "95 后 ",他们对将来的工作有了一些新要求,更加注重自我实现以及兴趣,由于生活条件相对优渥," 高薪 " 不是他们唯一的参考标准。

" 高薪 " 不是首选

11 月 29 日,山东大学 2019 届毕业生秋季就业双选会在中心校区体育馆举行。来自山东、江苏、北京、浙江、广东、福建、上海、天津、河北等 21 个省 ( 直辖市、自治区 ) 的 430 家用人单位前来招聘人才,提供了 16000 多个全职或实习岗位。

山东大学威海校区通信工程专业的研二学生小汤从威海赶来了解今年就业的情况。据了解,小汤这个专业本不担心找工作,他从毕业的师兄师姐处了解到,就业后待遇也比较可观,但是高薪并不是他唯一关注的地方。

"即使企业愿意支付高薪,假如没有好的福利政策,工作强度大,反而透支身体,影响生活质量"。小汤说。

" 现在这些毕业生非常有个性,有一个女生面试时我们对她印象很好。但是,有几个问题我却被她问蒙了。" 招聘现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招聘人员无奈地说。原来,有一个毕业生现场问企业占地面积多大,"她是想问一下我们公司有没有员工活动场所,比如健身房之类,还问我们是不是有上下午的茶歇时间,因为这个学生非常注重工作氛围和生活质量。"

追求自我实现

" 我和同学一起做个微商、代购什么的,一个月也能收入三四千元,我选择工作的时候不会将就,如果不是因为兴趣我不会从事这个工作。" 山东大学 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小程说。小程虽然是本科毕业,但是她的目标是世界 500 强企业," 如果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我就选择读研,继续深造 "。

在一些特殊行业,如财政、金融等领域,由于准入门槛较高,毕业生假如没有相应的从业资格证,虽然薪水较同龄人略高,但在领域内从事的仍然是较为低级的工作。所以,随着机器人、无人柜台等慢慢普及,财政金融领域越来越多的毕业生选择继续深造。

在山东中医药大学的招聘现场,也出现了很多学生想去县级医院工作的情景。" 医院一般是毕业生首选,但是一般城市孩子很少想往下面的医院跑,但是有一些毕业生愿意去县级医院去基层实现自我价值。" 山东中医药大学招生就业处负责人李艳凤说。李艳凤发现,学生对 " 自我实现 " 的追求,很多时候都超过了 " 待遇 "。

每日经济新闻(江苏领航转)
2018-12-04
金立工业园大规模裁员工厂被出租 员工:发不出工资
2018年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东莞市大岭山镇湖畔工业区的金立工业园,工业园总占地面积约258亩。
记者在园区调查采访发现,金立工业园已在今年1月大规模裁员,有旗下公司已发不出工资,目前园区内部分工厂出租给其他公司生产,留有部分生产线给一些供应商生产加工抵债。
有员工称金立旗下公司“工资发不出来”
据工业园区门口的宣传栏介绍,金立工业园内现有四家公司,分别是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众电子有限公司、金尚包装印刷有限公司。其中金众负责主板贴片生产,金铭、金卓统一管理负责金立手机整机生产,金尚负责包装印刷品生产。
工商信息显示,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尚包装印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金立董事长刘立荣,金铭电子、金卓通信的大股东为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金尚包装的大股东为金铭电子。金众电子的法定代表人为金立创业元老袁国仁,大股东为刘立荣。
一位金众的员工告诉记者,金众公司是金立几位老板合资的企业,人事关系、薪资发放与金立独立,之前给金立生产主板,现在金立停工后,就给其他企业代工。“金众的工资照发,之前已经裁员赔偿清楚了,金铭是金立的公司,现在工资都发不出来。”
与鼎盛时期相比,如今的工业园显得冷清。“以前这里很热闹,常常很快坐满一车人,现在经常空车走。”工业园专线公交车司机张师傅(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豪赌欠债的消息也成为张师傅的谈资。
员工赔偿方案至今没有结果
附近工业园的员工告诉记者,金立工业园人多的时候有好几千人,现在就剩200多人。
工业园商户林建(化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2018年1月金立开始大规模裁员,4月开始工业园商户的生意都变差了,“以前人多的时候一天营业额好几万元,现在一天就几百元。”由于生意太差,9月份开始,商户开始不愿缴纳租金,“租金从之前的一个月几万元到现在一个月几千元。”
不愿具名的商户向记者介绍,“本来说这个月有员工的赔偿方案,到现在还没有结果。”目前金立有两条生产线给其他品牌手机代加工,最近又将部分厂房租给其他公司生产。
工业园区门外有数位前来应聘的人员,应聘人员丽丽(化名)称,“现在金立工厂都停工了,应聘其他工厂的岗位。”金立工业园外挂着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众电子有限公司等公司招聘信息。
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相关招聘电话均无人接听。门口保安告诉记者,目前金铭没有招聘。
持有金立工业园区出入卡的一位李姓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金立把一部分工厂出租给其他公司生产,留有部分生产线给部分供应商生产加工抵债。”数位金立工业园员工给出了同样信息。
虽然最近关于金立的新闻频发,但林建回想金立昔日繁忙景象不愿撤出。“还想着金立能够变好。”

新京报(北京)(江苏领航转)
2018-11-30
隐私说明            
© 2002-2022 江苏领航人才开发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11153号-1
集团网站:领航集团
总部地址:南京江北新区园达路51号网易数字产业基地A座19层
关注/分享